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兄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如果换成是之前的自己,恐怕就真的傻傻的跟在这莲心后头冲过去了,然后一头栽在王观潮等人的陷阱里头,

    当然,这也不能说是以前的王观澜就是笨蛋,而是因为王观澜不得不管,这个世界是一个等级森严的世界,这个森严的等级制度,不仅仅是体现在武力等级上,还有人的等级上,王观澜是庶子,在王府中的地位不高,但是仍然是少爷,是主子,绿荷与莲心两人,则是他的奴仆,奴仆要对主子尽到责任,同样,主子也要在必要的时候为奴仆出头,一个连自己的奴仆都保护不了的主子,是肯定会被人看不起的,绿荷是周豹的侍女,她出了事情,无论是对是错,身为她的主子,是必须出头的。

    也正是凭了这一点,王观潮才会料定王观澜会去。

    只是他没有料到,现在的王观澜心机已经不再是那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儿了,他的确是会去,不过,绝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般冲过去。

    “好了,我知道了,你带路吧!”王观澜略一思忖,心中已有定计。

    “哼,既然你王观潮想和我玩,我就陪你玩玩,就怕你玩不起!”他的心中恶狠狠的想着。

    …………………………

    ………………

    宁王府,白桦园

    与王观澜的居所相比,这白桦园占地至少是那个小院子的五六倍,园中假山、池塘、亭台、楼阁一应俱全。

    只是,现在的季节不过是初春罢了,在凉亭中纳凉却是嫌早了,亭中此时已经有了四五人,或坐或站,或言或笑,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在这些人中间,一名绿袍少女一脸凄苦的跑在亭中,表情之中,透露出一股子绝望之意。

    “九哥,您今天真是有兴致啊,竟然有空到小弟这里来坐坐,正好能够看到一出好戏!”在凉亭的当中,有两名少年,坐在石桌之间,悠然的喝着茶,聊着天,其中一人和王观澜的年纪差不多大,一身锦衣,眉宇之间透露出一股子难掩的傲然骄横之气,这少年,正是宁王七夫人的儿子王观潮,而坐在他对面的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蓝色的儒袍,面上带着温和的微笑,不过这微笑去掩不住眉宇间的自得,他也是宁王的儿子,排名第九,九少爷王观涛,这王观涛在府中的地位与王观澜王观潮又不一般,王观澜的母亲是侍婢,所以地位最低,而王观潮的母亲却是妾,因此地位要比王观澜高上不少,在府中也小有势力,而这王观涛的母亲同样是宁王的妾氏,但是排名却是第四,是府中的四夫人,当然了,妾的排名是以娶进府的时间计算的,排名高,不一定地位高,事实上,在许多人家,排名越低的妾氏,地位越高,因为年轻,所以主人宠啊,现在宁王府中最得宠的小妾排名第二十二,是今年宁王刚刚娶回来的,才十六岁,最是得宠。

    王观涛的地位之所以会高,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因为王观涛的母亲出身书香门第,而王观潮的母亲则是商人家出身,这在大齐朝之中,便是不同的地位了,二是因为王观涛已经进学了,他是宁王二十七个儿子之中,第四个进学的,因此,虽然排行第九,也不是嫡子,但是身份地位,仅次于嫡子,而且,因为进学,是秀才,不要交纳赋税,所以,还得到了府中奖励的产业,这更不是王观潮和王观澜这样的庶子可比的。

    “我可不是来看戏的,只是适逢其会罢了,十一弟,你确定这名小女子偷了你的东西吗?我怎么看不像啊?!”

    王观潮面色一僵,旋即笑道,“九哥,这贼,哪会把贼字儿写在自己的脸上呢,这个小妮子鬼鬼崇崇的在我白桦园外面转悠,恰好我的东西又不见了,你说,这世上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王观涛一笑,心中虽然不屑,但是嘴上却并没有说什么,府中的这些个兄弟都是什么德性,他自然知道的清楚,这王观潮心中打着的小九九自然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今日他来却是有事要求这小子,所以,既然碰上了,就当是没看见罢了,必要的时候,帮他一把倒也无所谓,反正他对王观澜的印象也不是很好,一个身份地位又不识时务的庶子,明明是一个书呆子,还摆出一副清高自傲的模样,对自己这个兄长又不是很尊重,这样的家伙,即使是进了学,对自己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