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你主动,还是我主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丝丝的风吹来,有点凉,今天的她,似乎有点不对劲,有一种裸睡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感觉,或许,是她昨晚睡下的姿势不对,导致了她的这种错觉?提臀,挺胸,收腹,换个姿势,舒展一下筋骨,接着再睡。

    几秒钟后,这道身影立即直起身来!

    不对!这是哪里?

    一股刺激痛顿时袭入脑海,纵然她怎么深谙医术,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是怎么了。陌生的记忆挤进她的脑海里,如同放映一般一闪而过,让她连半点排斥都来不及。

    在那些记忆涌入的刹那间,她明白了现在的处境,这不是坑姑奶奶么!?

    穿越在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身上就已经够可悲的了,偏偏这个女人还一丝不挂的企图向“她”的男神献身!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悼念一下自己悲催的遭遇,此时的状况,就已经让她汗毛直立,危险意思立即占满整个心扉。

    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默念,这只是一个梦,一睁眼后,什么都会消失不见!

    呼气,睁眼,抬眸,那道身影犹如一尊精致的羊脂白玉的雕像,还在几步远的地方岿然不动。沐薏情扯出一抹僵硬的苦笑。她刚刚的伸展姿态,岂不是全都落在他的眼中?苍天,能不能给她三分钟时间默哀一下她碎了一地的理智?

    她是不是该暗幸自己的承受能力是多么的强大,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面不改色。她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了有木有!

    唰唰!唰唰!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盔甲的摩擦发出的特有的沉重声整齐划一的伴随而来。

    且不说眼前这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外面,整齐的脚步声已经朝这边传来,听这响动,千儿八百,不在话下!

    环视了一下四周,一个念头顿时涌上心头沐薏情的心头,曾经的笑话,却是她要面对的现实啊!

    当你赤裸的站在一个男人面前或者马上即将站在一群男人面前的时候,你会选择:

    a:护胸

    B:护XX(不解释)

    c:护脸

    她丝毫没有犹豫的选择了c。

    十步之外,那道羊脂白玉雕琢一般的男子睫羽扑闪了一下,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蕴着一股潋滟之色。细长的眉宇带着几分的冷艳,薄唇微抿。

    他现在,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个人,是个女人,一个尤物。前提,不要看脸。

    眉宇微蹙,目光还在这道身子上流连,现在的她,与之前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

    屋外的脚步声戛然而止,沐薏情知道,外面的人并没有离去,而是等着这个男人一声令下,便一冲而入!久久,没有任何动静,捂着脸的五指,不禁松开了一条缝隙。眼前的男人那道赤果果的目光,如同X光扫描仪,将她透析了个彻底!

    清冷的目光直看得她,如一桶冷水从迎头浇下!

    看!尼玛,还看?!当老娘是死的啊!吃什么都行,她沐薏情就是不吃亏!瞪回去,瞪一眼平衡,瞪两眼赚了,多瞪一眼是一眼……

    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在她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她认为最赚的地方一动不动时,你Tm刚刚还软绵绵的,现在的突然起立敬礼呢?

    “你是谁?”他不顾雄伟的姿态,缓步上前。

    “沐薏情。”她回应一声,向四周望去,祈祷能有一个可避身之处。

    这个名字,对慕容灏来说,不算陌生。

    “等等,我想这中间,有点误会。”沐薏情挥手,却止不住他的脚步,那双琥珀一般眸子中,带着一丝暗沉,她只看到了欲望。

    突然,那道娇小的身影飞速冲了过来,慕容灏眉宇微蹙,身形一错,控制住她纤细的手腕。

    沐薏情借势,手腕一转,食指朝着他的腰部狠狠的戳了过去。

    慕容灏脸色微变,他按着她的脉门,探得出她几乎没有一点内力,可是,为什么,那种感觉一点力道都没有的一袭,他的身子却麻木至此,内力都全部消失!

    沐薏情吃力的挣脱,飞速朝窗子的方向逃去,如果没有估错,这具身子就是从那来的,守卫都在前院,不会出现在那么隐蔽的小道里。

    突然,脚踝一紧,那个已经爬到窗户的身子狼狈的跌了下来,低头一看,膝盖一片青紫,这伤的地方,她的心里不知道怎么形容。抬起身子,又发现自己这姿势与捡肥皂没有任何区别。还能再悲催一点吗?

    慕容灏调息了一下,内力只是在短暂的消失,现在已经全部恢复,眸色中的情绪极其复杂,她这一招自保,却足以另他心悸,缓步朝那个狼狈的身影走了过去,之前恨不得贴上来的女人,现在,就算是一丝不挂也要逃?

    沐薏情站起身来,朝着十步开外一汪碧水一头扎了进去,水花四渐,落在他完美的比例上。

    慕容灏眉宇微拧,沐薏情?不错……

    一路潜到水底,发现这水质真不错,但是,现在好像不是赞叹这个的时候,从水中一跃而出,靠在最远的角落,那淡定模样仿佛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慕容灏唇角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粉饰太平?他是瞎了不成?!白玉一般的身子也缓缓没入水中。

    沐薏情不经意的瞧见,他还昂立着,乖乖!沐薏情脑中空白。美男出浴,她的确心里充满惊艳,但也只是刹那。相比于美色,她更担心的是自己脑袋。

    目前来看,似乎,相安无事。

    趁着这点空当,她极力回忆着那些硬挤进来的记忆,搜索了一遍,不禁有些懊恼,这个“女人”果然是胸大无脑,脑子里跟本就没有一点有用的信息。

    她现在所在的时空,是一个从未听过的朝代,圣云国。

    这具身子,乃圣云朝藩王洛川王第四女,从小丧母,被视为不祥之人,一足满岁便丢进别院,只有一个瘸腿的吴嫂跟在身边侍候。

    三年前,洛川花会,大司马,对,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名为慕容灏,前往洛川参加赏花大会。

    无意间,惊鸿一瞥,这具身子的原主从此魂牵梦萦,更是恬不知耻的放出话来,此生,非大司马慕容灏不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