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大结局2(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边皇后娘娘和大皇子祁毅听闻西楚皇帝回宫,顿时让夺了城门口的侍卫装着还是西楚皇帝的人让西楚皇帝进宫里。

    而西楚皇帝进宫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把齐大人找回来。

    对于皇后娘娘来说,齐大人一个人没有什么可怕的,于是也让人把齐大人放了,齐大人的家人还在她手中呢,既然她能控制他一次,那名也就会有第二次,他还能逃得出她的手心吗?

    却不想这次皇后娘娘她错了,因为她算漏了还有一个阿玥和乔语嫣,还有一个二十六卫总管张箭。

    虽然阿玥回来西楚不过一年,但是这么一年当中,有了张箭的帮忙,该浸透的地方他一个也没有放过,改收买的也一个也不放过。

    所以当皇后娘娘行动的时候,就有一名太监悄然无声的放飞手中扎了纸条的信鸽,把消息禀报给张箭知道了。

    所以张箭派人把齐大人的家人救了出来。

    这边救人,那边西楚皇帝的正宫乾清宫内,没有受到什么折磨的齐大人满脸惭愧的跪在西楚皇帝面前请罪道:“皇上,属下失职,未能及时防范,被人囚禁,以致惊扰圣驾,让皇上遭此大罪,罪该万死!”就算西楚皇帝现在是被困,他也不敢说被困的,只敢说受了惊扰,帝皇的面子还是要给滴。

    西楚皇帝摆摆手并无降罪之意,示意他起来:“皇后之事,是朕失策,是朕没有想到她竟敢……唉,是朕失算了,你不要怪罪自己,起来吧。”是他没有算到皇后娘娘竟然提前叛变了。

    齐大人感激的双目含泪地磕了几个头后,才站起来,“属下遵旨!”。

    他站起来后就笔直的守在西楚皇帝的后面,随时警惕着外面的动静。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还刮起了寒风,寒风吹的残枝唰唰响,除了西楚皇帝所在的乾清宫外,宫里四处陷入慌乱之中,惊恐的太监宫女人奔走躲避。

    但是他们躲不过随处可见的叛军,那些叛军对于躲避的太监宫女,不去追赶,但是对于那些来不及躲避的,却是手起刀落,一点也不留情,一刀毙命。

    就在慌乱中叛军杀至乾清殿前,被守在殿外的盔甲侍卫和金吾卫迎面截下。

    就在皇后娘娘的士兵围观乾清宫的时候,四个宫门同时也遭受围攻,那是已经祭祖回来的阿玥救驾来了。阿玥手中原本就有西楚皇帝给的两卫,再加上今天有留下的两卫亲兵,他的手上就有了四卫亲兵。

    而张箭是二十六卫总管,除了皇帝亲兵四卫外,还有负责宫里守卫的金吾卫外,他还能调动的侍卫也不少,再加上西楚皇帝在城外布防的白虎军,人数达三万,一起攻四个宫门,那几个宫门如何抵挡呢?

    这些还不是令人惊讶之事,令人惊讶的是一早随着西楚皇帝离开的莫语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宫里,内外合应,第一时间把南宫门打开。

    当皇后娘娘得到禀报时,大受惊吓整个人蹦的跳了起来,“什么?!他竟然能调动白虎军?”

    “回娘娘,是的。他手中有白虎军的军符。|”负责禀报的侍卫身子微微一震,有点惊慌的急忙回答,他就怕皇后娘娘迁怒于他啊,那么他就死的冤枉了。

    “该死的。”皇后娘娘愤怒的把桌面上的白玉茶盏全部扫落地面,一点也不可惜这是独一无二的白玉茶杯,是她最喜欢的茶杯。

    该死的,这个老头子竟然私下把白虎军的军符,这可是号令白虎军的军符啊。

    他们西楚最为勇猛厉害的就是这支白虎军了,这是西楚皇帝手中唯一的大军,另外还有雪豹军、灰狼军,但是这两军合起来也不够一个白虎军。

    也因为有了这支白虎军,皇后娘娘一直没有到手,所以才没有叛变,另外两军早就在她父亲兄弟的手中。

    但是她不是派了雪豹军去拦截白虎军了吗?怎么还能让他畅通无阻的进的城里?

    到底出了什么事故?

    皇后娘娘厉声追问:“白虎军怎么进城的?我哥哥呢?他不是带领雪豹军守着城门吗?快说啊,他们怎么进来的?我哥哥呢?”

    “回娘娘,属下,属下也不知道,属下只收到这个消息。”那名侍卫更加惶恐了,身子也如筛糠一般抖着,他只负责在宫里受消息,外面的事如果没有报进来他也不知道的,“属下立即去查。”

    说罢惶恐的抬头,正要看皇后娘娘的脸色,就被旁边一脸阴鸷的大皇子祁毅一脚踹翻,“快不快滚。”

    “是,是。”那名侍卫连爬带滚的爬了出去,出到宫门他拭了拭脸上冒出的冷汗,暗道,还好还好,捡回一条小命了,他还是看到情势再去禀报了。

    不对,他忽地一咬牙,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说罢他也不去打探消息了,偷偷的溜回自己的屋子,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小包,塞进怀里,就再次疾奔宫门,“属下奉皇后娘娘懿旨出宫办事,快点开宫门。”说着还扬了扬手中令牌,从还没有收到波及的北宫门快速离开,而他离开还不到一刻钟,这个宫门就被白虎军的人马攻破。

    当阿玥带着穿着清一色玄甲的士兵昂首大步进入内宫的时候,四个宫门已经全部纳入他的手中。

    而那边盛怒中的皇后娘娘等不及那侍卫的禀报,一甩衣袖,“我们走,到你老头那里去。”皇上她也不叫了,直接叫老头了。

    而大皇子祁毅早就在等皇后娘娘这句话了,当即跟着皇后娘娘后面疾走。

    这时乾清宫大殿前烛火通明,亮如白昼,西楚皇帝手中最后一只金吾卫居高临下张起劲弩,团团圆圆的把乾清宫大殿围了起来,和叛军对持交战。

    这是他们致死也要守着的地方,所以那些金吾卫就算被砍的全身是伤,除非再也起不来,他们都不从乾清宫大殿前离开,致死也不离开。

    一时间那些叛军也冲不进去,两军对持,不过在叛军越来越猛烈的攻势下,金吾卫的人数急剧减少。

    同时皇后娘娘也带着她和大皇子祁毅的亲兵往这里赶来。

    只要他们控制了西楚皇帝,她就不信阿玥还敢硬闯?到时候只要她让西楚皇帝盖上玉玺,那么她的儿子就是名正言顺的皇上了,哈哈……

    皇后娘娘心中所想的正是祁毅所想的,所以他恨不得立即赶到乾清宫,逼他的父皇盖下印章,而他的手中紧紧地抓着一卷明黄圣旨,一道他早就写好的圣旨。

    就在他们集中兵力赶往乾清宫时,阿玥也带着白虎军攻进宫里。

    由于白虎军雷厉风行的战斗,叛军阵脚大乱,被白虎军有意的从四面八方往内而赶,把那些叛军困于正大光明殿前广场中心,整个宫中唯有这个早朝的正大光明殿前有一个可以容纳万人的广场,所以白虎军才会把人集中往这里赶,于是那些逃跑的叛军大部分成了瓮中之鳖,被他们围截在广场当中。

    一时间刀剑交击,枪戈碰撞,惨呼声冲起,很快陷入平定。

    广场内负隅顽抗的叛军,很快被白虎军慢慢逼至一处,“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这些虽然是叛军,但是也是西楚的士兵,能投降还是可以劝说的,所以白虎军得到阿玥的指示,尽可能的让他们投降,于是白虎军才会困住他们逼他们投降。

    随着白虎军的呼喊,开始有叛军抛下武器投降,有一就有二,很快被困广场的叛军差不多都投降了,而不投降的白虎军当即斩杀,有了他们雷厉风行的斩杀行动,一下子把那些还想抵抗的叛军杀的心慌意乱,勇气顿消,纷纷放弃抵抗投降,在这次围剿叛军的战斗中,白虎军获胜!

    当皇后娘娘和大皇子祁毅赶到时,乾清宫前金吾卫和叛军正在激战,皇后娘娘当机立断一挥手,厉声道:“你们上!”

    跟在她身后的亲兵立即加入战团。

    而大皇子祁毅带来的人蠢蠢欲动,但是大皇子祁毅不下令,他们也不敢擅自加入战团。

    有了皇后娘娘的亲兵的加入,金吾卫的防守岌岌可危,但是金吾卫还是死撑着,直到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哨声后,那些金吾卫才不敌的退到一边让出大门。

    “毅儿随母后进来,你们四个跟着,你们留守。”皇后娘娘冷声吩咐,就挽着裙摆,大步走进乾清宫。

    大皇子祁毅随后跟上,当然了,他也有几名心腹跟着进来,而皇后娘娘特意点名的那四名穿着侍卫服饰的正是皇后娘娘最得力的心腹,也是她的暗卫。

    乾清宫内,西楚皇帝一袭明黄龙袍端坐正中龙座,齐大人标枪一般站在他的身后,原本还有几名太监侍候在旁,却被西楚皇帝打发出去了,因为他知道留下他们,皇后娘娘会拿他们开刀的,以其让他们白白送死,倒不如藏起来为好,所以不让他们在跟前侍候。

    齐大人虽然早就想到皇后娘娘和大皇子会逼宫,但是当他亲眼看到皇后娘娘和大皇子带着心腹侍卫进宫,连见到皇帝也没有好脸色,反而冷笑的看着他们,指挥心腹侍卫“拿下他们。”的时候,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几乎连浑身血液也停止了流动。

    他们真的敢!齐大人睁着一双根本无法相信的虎目怒视皇后娘娘和大皇子,看到那几名心腹侍卫拿着明晃晃的刀剑上前时,他大喝道:“你们好大的狗胆竟然敢以下犯上,当今圣上在此,你们还不快点退下!”

    “如果他敢阻拦,杀无赦!”皇后娘娘不屑的撇撇嘴,呵斥道。

    那几名侍卫当即提剑而上,团团围着齐大人打了起来。

    而齐大人早就在他们近殿的时候就跃到皇帝的面前,威风凛凛的举剑向着门口方向,所以那几名侍卫和他打了起来。

    “齐统领退下,让他过来。”就在齐大人和那几名侍卫交缠在一起的时候,西楚皇帝的声音如往常一般稳定而威严的由后面传过来。

    齐大人闻声,奋力一击,击退那几名侍卫,移身退往一旁,不过依然抱剑守在西楚皇帝旁边。

    而那几名侍卫闻言也收剑退了回来,站在皇后娘娘的身后。

    皇后娘娘和大皇子祁毅面面相觑,他叫的是谁?

    因为西楚皇帝只说让她(他)过来,到底是那个他?

    随后皇后娘娘向大皇子祁毅点头示意,让他在那里等候,她过去看看他有什么说的。

    只是皇后娘娘才抬步就被西楚皇帝举手拦住,“他过来。”西楚皇帝手抬了起来,直指大皇子祁毅。

    大皇子虽然心狠手辣、性格暴戾,但是对于西楚皇帝还是无来由的畏惧,这是自小到大西楚皇帝留给他的印象就是威严肃穆,令人畏惧,所以他的心无来由的抖了抖,他有点慌张的望向皇后娘娘。

    却见皇后娘娘向他肯定的点头,无声的支持,“你父皇叫你过去,你就过去,想必你父皇有圣旨给你。”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