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做个交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骑出一小段路,看见路边有村庄,景横波便下马,用骏马和村人换了一辆牛车,换了一件新的大褂子,一条裙子,一块新的包头巾,在村姑帮助下换上,问明了附近的县城,赶车继续上路。

    她直奔最繁华的县城而去。

    研究所四人组,在这种情况下,君珂可能先躲入山中,文臻多半就在村庄落脚,而太史阑则随意地走,到哪是哪。

    但对于爱热闹爱享受爱张扬的景横波来说,她宁被抓走,也不愿意在深山或破旧的小村过活,她必然要选一个最繁华的所在,把她的祖母绿变卖了,先过上上流社会的生活再说。

    不享受,毋宁死。

    大半天后她到了附近的三水县城。她早就问明了当铺所在,直奔而去。

    一刻钟后,她坐在当铺专给客人预备的桌椅边,惬意地喝茶,小伙计殷勤地在她身边转来转去,一会儿送茶,一会儿送点心,眼珠子滴溜溜地,围着她撩起的裙子下只着黑丝的腿看。

    景横波大大方方伸着长腿让他瞧,偶尔还变幻一个姿势,好让他欣赏得更全面更具体。

    美好的身材存在是为了啥?

    就是为了让人膜拜欣赏嘛。

    这个朝代的衣服太丑陋了!太扼杀人的爱美天性了!怎么可以让这些粗陋的、无法体现曲线的衣服,遮挡住她无比美妙的身材?

    景横波坐在那里,裙子左撩一把右撩一把,叠在纤长的腿上,当铺里来来去去的人,眼珠子滚了一地,有个汉子抬脚出门还在频频回头,被门槛绊倒,骨碌碌跌出去。

    景横波托腮看得欢乐,唇角翘起,滟滟朱红,所有人吸一口惊艳的长气。

    脚步终于杂沓响起,老掌柜从后宅亲自赶了过来,景横波认为她的祖母绿是大宗生意,要求伙计一定要请掌柜亲自掌眼。

    “姑娘……”老掌柜倒是见过世面的,见到她的时候虽然也怔了怔,表情倒是正常。

    景横波笑吟吟放下杯子,掌心变戏法般托出一枚祖母绿。

    “啊……”四面响起惊叹声。

    雪白的掌心,祖母绿华光四射,白绿交辉,色泽清艳。

    “怎么样,值钱吧?”景横波洋洋得意。

    一个腮帮上贴块狗皮膏药的家伙,一摇三晃地上前,拈起景横波的手指,啧啧赞叹。

    “真美……真白……肌理如玉……玉指似贝……确实值钱!姑娘多少钱?”

    景横波一高跟鞋就把他蹬出了俩洞。

    “掌柜的,怎么样?”她忙着对付登徒子,一抬头看见老掌柜的神情似乎有点不对。

    老掌柜面色一整,急忙笑道:“果然是好东西。不过财不露白,此地人来人往,不太妥当。姑娘还请随老夫移步后宅,咱们慢慢商量?”

    景横波听着也是道理,手掌一握将宝石收起,一群男人注视着她淡金色的指甲,眼神也金灿灿的。看着她随老掌柜进入后宅,都发出一声悲伤的叹息。

    “各位,小店今日提前打烊了。”伙计前来赶人,等人全部离开后,上了铺板。

    向后走的老掌柜半转身,对一个伙计使了个眼色。那伙计开了边门,出去了。

    这边景横波没有察觉,跟着老掌柜一路进后宅,在后宅花厅分宾主坐定,她正要议价,老掌柜又站起身来,颤巍巍道:“老夫眼力不行了,得去拿个花镜来,仔细瞧瞧才好。再说您的宝石价值昂贵,老夫也得筹措些银子。”

    景横波心花怒放,挥手,“是的是的,快去快去!”

    老掌柜出了门,将门带上,景横波也没在意。

    她在厅中等人,喝完了一碗茶,人还是没来,她又等了一会,觉得有些内急,便开门去找厕所。

    门一拉,没拉动。

    景横波隔着门缝一瞧,好家伙,上了锁!

    好端端上什么锁?明显不对劲,景横波第一个念头——这老不死想黑吃黑!

    特么的碰上黑店了!

    景横波跳上椅子,对窗外四处张望,没看见人,她思量这屋子的构造格局——老家伙的卧室会在哪?

    她要穿到老家伙的床上,吓死他!

    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隔着窗缝她看见人头攒动,来了一大批人,当先是那老掌柜,后面是一大群一样衣服的人,红色对襟衫,黑色裤子,胸口圆圈画个“卫”字。手里都拿着扁圆的棍子。

    景横波瞧着这造型挺熟悉的。

    老掌柜在前头引路,一边说话,声音遥遥飘了过来。

    “……各位官爷……真是料事如神……确实有人来当祖母绿宝石……对对,还是带有星芒的极品祖母绿……嗯嗯……失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